股市的呼喚

  /  傳奇投資人   /  吉姆·羅傑斯的危機應對手冊

吉姆·羅傑斯的危機應對手冊

吉姆·羅傑斯(Jim Rogers)是一個混雜了專業知識與街頭智慧的投資家,沒有人會忽視他對經濟大勢的判斷。羅傑斯近期發出警告,在新冠疫情之後,世界經濟拿到了最糟糕的劇本,一場比「雷曼時刻」更大的危機必然會到來。

那麼,等到危機真正來臨時,我們應該怎麼辦?吉姆·羅傑斯告誡我們,不要太過於相信常識,因為任何常識每隔十五年都會迎來戲劇性的反轉。本文選自本書第三章《危機來臨時,我們應該怎麼辦?》,它記錄了羅傑斯的危機應對指南。

任何常識每隔十五年必會戲劇性反轉

危機到來時,我們到底應該如何應對呢?

首先,要徹底改變你對危機的認知方式。危機這個東西,依照一定的頻率,每隔一段時期必然會發生。而你現在深信不疑的許多常識,十五年後也許就會大錯特錯。

讓我們再次回望歷史。1930年所有人都認為絕對正確的常識,到了1945年又變成了什麼樣呢?顯然不可能再是1930年的樣子,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改變了一切。

可見,對我們這個世界來説,變化才是常態,不變反而是變態。世界永遠在變,從未停止。

所以我才會一再主張每一個人都應該向歷史學習,都應該敬畏歷史。中國有句古話「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就是這個意思。

當然,常識的反轉週期不一定非得是十五年。有時也許是十年,有時也許是二十五年。但是,當我們追溯海量的歷史數據時,會發現大體上每隔十到十五年,一次巨大的變化便會來臨。這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舉個例子。1991年,曾經與美國並肩的超級大國蘇聯解體了。這在十年前的1981年幾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1989年柏林牆倒塌後,僅僅兩年時間,蘇聯這個所謂「紅色帝國」便徹底消失了。受此影響,許多人斷言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取得了歷史性的「終極勝利」,其結果已然不可逆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日裔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發表的「歷史終結論」。可區區十五年之後,恰恰是資本主義自身發生了嚴重危機,而以中國為代表的諸多社會主義國家,卻是一片欣欣向榮、蒸蒸日上的景象。特別是中國的強勁發展,甚至把歐美等發達國家從次貸危機的泥潭中拉了出來。

由此,我可以斷言,今天我們認為是常識的東西全部都是錯的,未來的歷史必然會證明這一點。這絕不是什麼言過其實,更加談不上聳人聽聞。如果你想成為一個成功的投資家,務必深刻理解這一點。

那麼,常識反轉的契機又是什麼呢?簡單,是危機。從某種意義上説,危機並不壞,甚至是一個好東西,是絕佳的機會。

在漢語中,「危機」這個詞是由「危」和「機」兩個部分構成的,意味着危險與機會永遠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如影隨形、相輔相成。

當報紙的「社會經濟」版面被可怕的大字標題與危機的消息所覆蓋時,你可能會本能地這樣想:「上帝啊,這可真是太慘了!」可是,另一些人也許與你的想法不一樣。他們會這樣想:「感謝上蒼,這簡直是天賜良機!」

不錯。無論是「9·11」事件這樣的人禍,還是「日本大海嘯」這樣的天災,所有災難對我們這個世界以及全人類來説都是令人悲傷的事情,可是,對投資家而言,這些危機也同時意味着機會。因為危機前後的世界,將有巨大的不同。駕馭這些不同,而不是被其吞沒;主動出擊,而不是被動等待,是成為人生贏家的必經之路。這才是真正的勇者和智者之所為。

即便危機爆發也無須絕望

要記住,即便在危機中失去一切,即便陷入沮喪與絕望的深淵,鳳凰涅槃、絕處逢生的機會也永遠存在。因為絕望越深、越重,機會來臨時的幸福也便越沉、越滿。事實上,這個世界上越成功的人物,曾經歷過的絕望便越為深重,越難以忍受。從來如此,從無例外。

所以,對那些經歷危機而悲觀厭世的人,我想這樣説:「沒關係,不要緊。無論發生了多壞的事,天也塌不下來。何止如此,十五年之後就會完全變天,那時就是你重生的機會。」

沒錯,無論你的人生被危機如何摧殘,也無論你的心情如何沮喪絕望,也要頑強地活下去。只要活着,就會迎來轉機。這是人生常態,也是自然規律。正如中國那句古老的諺語所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我自己的人生經歷,就是一個鮮活的例子。曾經有一個好友,因為被妻子拋棄而選擇了自殺這條不歸路;我本人也曾因離婚長期情緒低迷,而現在卻每天都在感謝上帝的恩賜。因為在離婚的十五年之後,我又重新沐浴在幸福中,每天過着快樂的生活。我的經歷絕非個例。相同的人和事每天都在我們身邊發生,只是你沒有意識到罷了。

事實上,每一個人都會在人生的某個階段因為某個理由而悲觀絕望。但所有的悲觀厭世者一定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對歷史的無知,即對「十五年後自己的人生將截然不同」這一點一無所知。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放棄自殺的念頭,未來也許有一個極為精彩的人生在前方等着你也説不定。

以美國和日本的數據來看,絕大多數自殺者都是20歲前後的年輕人。這實在是太可惜了。如果他們不死,十五年後,當他們35歲的時候,世界將大為不同,他們的人生也將截然不同。這絕對是大概率事件。至少值得期望一下,等待一次。還是那句話,無論發生了什麼事,也無論這件事帶給你多大的摧殘和打擊,等一等,未來會不一樣。

以日本為例。1965年日經指數崩盤的時候,想必有許多人陷入了絕望的深淵。但是,那之後的日本在極短的時間內滿血復活,到1980年迎來了繁榮的巔峯。掐指一算,正好十五年。

美國也一樣。1930年的美國,有多少人由於在空前的「大蕭條」中失去一切而輕生,可如果當時他們能選擇頑強地活下去,熬到1945年,便會迎來戲劇性的命運轉機。因為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的美國,其國力之鼎盛堪稱空前絕後。

掐指一算,又是十五年。股神巴菲特有一句名言:「永遠不要做空美國,因為這個國家有無限潛力。」我也想借花獻佛,對每一個深陷絕望中的人説:「永遠不要做空自己的人生,因為你的人生有無限潛力。」這不是安慰,是事實。

應對危機的第一要務

那麼,應對危機的第一要務是什麼呢?

簡單,要對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什麼有個清醒的認識。

遺憾的是,絕大多數人做不到這一點。有太多的人即便周邊發生了無數危機的徵兆,也表現得無動於衷,不能做到積極地探尋這些徵兆背後的深刻含意。所以説,一定要對這個世界的運行機制,以及由此導致的所有表象隨時保持正確的敏感與清晰的理解。

比如説,印度的金融體繫到底發生了什麼,必須探求所有徵兆的蛛絲馬跡。無論你發現了什麼,看見了什麼,一定要保持這樣的思維和行為方式。特別需要注意的是,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千萬不要試圖諮詢他人的意見。一定要保持獨立性,切忌依賴他人。否則當問題發生的時候,就有你受的了——那些不會用自己的腦袋思考,只知道隨他人意志起舞的人,一旦進展不順,便會表現得徹底蒙圈,手足無措。

所以説投資這碼事,只適合選擇自己熟悉的事、擅長的事。否則,買了自己都搞不懂的東西,萬一有點什麼差池,想不蒙圈都難。

這就是所謂「不熟不做」的道理。

所有人都喜歡「熱點消息」「獨家情報」。特別對我這樣的資深投資家來説,每個人都想從我這兒搞到點「內部消息」,都希望從我嘴裏説一句「哥們兒,買這個吧!絕對穩賺不賠!」可這些人沒有意識到,當他們依賴別人的時候,他們自己便會成為無能的人。

所以還是那句話:相信自己的腦袋,只在自己知道的東西、熟悉的東西身上花錢。這樣做就對了。

不妨這樣想問題:假設你漫長的人生中,頂天了只有二十次投資機會,你會怎麼做?不出意料的話,你一定會對你的潛在投資標的無比謹慎,無比專注對嗎?「我從某某那兒聽説了一個特別棒的投資項目!」——這種異想天開的念頭不會再有了對嗎?也不會再滿世界地尋找那些有的沒的或者是所謂「熱點消息」「獨家情報」了對嗎?

就是這個道理。

不客氣地説,如果實在找不到什麼合適的投資機會,待在你自己熟悉的世界裏什麼都不做,也比跳進你不熟悉的世界瞎折騰強,至少不會血本無歸。

事實上,這正是所有成功的投資家的做法。當搞不清狀況的時候,他們會選擇「按兵不動」,什麼都不做。他們只是坐在那裏,望着窗外,靜靜地等待,等待一個能真正説服自己的投資標的出現。一旦發現這樣的東西,他們便會緊緊地抓住不放,密切地追蹤它的發展軌跡,一直到確信萬無一失才會付諸行動。

一旦把真金白銀砸進去,剩下的事就簡單了:你只需靜待投資標的升值即可。沒錯,你需要做的事還是等待,耐心地等待。之所以你有這份耐心,是因為你有信心,明確地知道賣點(出手你的投資標的)在哪裏以及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只要是自己熟悉的領域,無論發生任何變化,忽好還是忽壞,你都能立刻搞清楚狀況,泰然處之。反之亦然,如果你的投資是聽從他人的建議,自己完全沒過腦子,也就是説,你投資的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自己當初為什麼買了它,這些最基本的狀況你都搞不懂,那萬一出現什麼閃失,你就只有抓瞎的份兒了。

無論是買車、買衣服,還是買其他任何東西,這個道理都適用:只要你比別人知道得多,比別人更專業、更熟悉,你就比別人更能得到有利的交易條件,買到物美價廉的東西。

投資界最經典的經驗教訓之一就是:當身邊所有人均投資失敗的時候,只要你投資的是一個自己熟知的事物,在大多數情況下,你的投資標的最終都能升值,而且是大幅升值。

正因為有太多的人失敗,所以才有機會

當絕大多數人品嚐投資失敗的苦酒時,聰明的投資者卻能遊刃有餘。越是在景氣不佳,每一個人都灰心喪氣、悲觀失望的時候,抓住機會果斷出手的人在景氣恢復時得到的回報就越高。

所以我要反覆強調:投資的鐵律是不熟不做。萬萬不可破例,不可心存僥倖。

只要你能做到這一點,就不愁賺不到大錢。

當然,在投資前,必須針對投資對象做好充分的調查研究。如果真心想賺錢,就應該在信息收集方面不惜勞力。反之,如果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機會,把錢放在銀行靜待時機才是唯一合理的選擇。

不過,即便是把錢放銀行,也並不意味着絕對安全。舉個例子。2006年和2007年,有相當多的人已經意識到經濟出了狀況,因為彼時次貸問題已然日益嚴重,可是大多數人卻什麼也沒做,眼睜睜地看着自己銀行裏的錢和名下的不動產化為烏有。

所以,當危機來臨時,把錢放在哪家銀行更靠譜一些也是一個需要高度注意的問題。具體地説,銀行這個東西,絕不是越大越好,重點不是規模,而是財務健全度。一定要把自己的血汗錢交給那些財務健全的銀行保管,否則災難降臨時你連哭都來不及。

我個人手頭有不少俄羅斯債券。除了利息較高之外,俄羅斯的政府總債務佔GDP的比例不算太高,因此相對來説債券的財務健全度比較靠譜。這一點非常吸引我,也讓我放心。但這並不是説,即便你連俄羅斯在地圖上的位置都搞不清楚,也可以購買俄羅斯的債券,理由是吉姆·羅傑斯這樣做了。

總之,不要理睬報紙或互聯網上某個人發出的「購買俄羅斯債券」的建議,無論那個建議出於什麼理由以及是否正確都與你無關。因為這個東西你自己不瞭解。而只要是你自己不瞭解的東西,任何投資行為都是錯誤的。

就拿我自己來説,我不但知道俄羅斯在地圖上的位置,也對如何尋找俄羅斯掮客(中間人)瞭如指掌。至於親自造訪俄羅斯本土則更是不在話下。所以,如果有人問我:「應該如何投資俄羅斯?」我的回答一定是:「如果不知道如何投資俄羅斯,你就不應該投資俄羅斯。」就這麼簡單。

如果有那個閒工夫去找投資俄羅斯的方法,那還不如不投資俄羅斯。

投資有風險,決策須謹慎。即便是我自己,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做投資這一行,迄今已經近半個世紀了,也並不總是常勝將軍。

哪些資產是危機時必須持有的

危機發生時,應該持有哪些資產呢?

簡單,美元。我本人就持有大量美元。

這就奇怪了。不是説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債務泡沫已近破裂的邊緣,且情況正日益惡化嗎?既然如此,為何還要持有美元呢?

讓我們來分析一下這件事。首先,必須理解大多數人的想法和做法。當危機爆發時,人們往往會這麼想:「美元是安全的避難所。」沒錯,正因為有危險,所以人們必須為自己的財產找個安全的地方,而他們首選的避險工具就是美元。正因為這樣,人們會看到:往往越是有危機,美元就越會升值。哪怕這個危機的肇事者是美國人自己,亦是如此。

危機越嚴重,人們對美元的狂熱以及美元升值的幅度就越誇張——注意,這是一個典型的信號,千萬不要錯過。而我的做法也很簡單,那就是果斷地賣掉美元,再買點什麼別的值得投資的東西。

當然,美元不是唯一的避險工具。危機時應該如何避險,歸根結底與發生了什麼樣的危機有關。不過,除了美元之外,危機發生的時候大多數貨幣都會貶值,這也是事實。至於黃金,儘管也有投資價值,不過一般來説在危機的最初階段,金價往往會下跌。理由很簡單,危機發生會造成現金短缺,手頭缺錢的人們往往會匆匆賣掉黃金,入手現金來應急——注意,這又是一個投資信號。大概率事件我會賣掉手中已然升值的美元,買入貶值的黃金和白銀。不過,到底應該怎麼做也要看當時的情況,隨着情況不同,做法也會有所不同。

千萬注意,在危機的初始階段黃金價格即便會下跌,也會迅速反彈。當人們意識到自己國家的經濟出了問題,情況日益惡化,貨幣不斷貶值的時候,腦袋裏的第一個反應,往往就是買金和買銀——歷史無數次地證明瞭這一點。

對這種現象,很多專家教授可能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們也許會認為金銀又不能當飯吃,沒什麼使用價值,和貨幣相比流動性又差,靠買金銀避險是典型的外行人的做法。不過,沒必要介意。絕大多數人都不是專家,只是市井小民而已。他們的做法就是這樣,就是要在發生危機的時候買金和買銀。所以專家大人們大可以放這些庶民一馬,隨他們愛買啥買啥吧!

至於我個人,從很久以前就入手了不少金銀,且不久之前又多買了一些。在我看來,如果金銀的價格下跌,只不過是提供了又一個買入的機會,而不是相反。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在歷次危機中,金銀的價格即便一時下跌,也會迅速反彈。這就是歷史教給我的投資之道。

正因為這一次危機的嚴重程度將是空前的,所以無論專家教授和各國央行如何鼓譟「金銀無用論」,相信大多數人也會充耳不聞,並再一次蜂擁到售賣金銀的櫃枱前。我也一樣,現已買入大量金銀,為未來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黃金是中國人的最愛。中國改革開放以前,黃金不好買且價格極高,再加上絕大多數人都沒什麼錢,所以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説,黃金是一個稀罕物,可望而不可即。今天的中國則截然不同。買金子已然異常簡單。不但可以隨時隨地購買黃金飾品,還可以買金幣和黃金期貨,去中行分行的營業廳甚至可以買到金條。

可見黃金的投資潛力。

不過,還是那句話,投資這碼事最忌諱的就是仰仗他人。別人的意見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投資理念和見解。而我的投資見解是:之所以危機時要買金銀,不是因為這些東西擁有客觀上的財務健全性或安全性,而是因為大多數人都會本能地這樣認為,即「認為」這些東西在財務上是健全和安全的。

美元也一樣。危機爆發時,人們會本能地認為與英鎊和歐元相比,美元更靠譜一些。注意,這依然只是一種主觀意識,而不是客觀事實。但是否客觀已然不重要,因為人們必然會依照主觀意識行動。這才是真正的重點。而只要有行動便必然有結果——為投資家提供靈感的,就是這一點。

應對危機,企業應該做什麼

在應對危機方面,企業怎麼做才能未雨綢繆,防患於未然呢?

簡單,首先應該大幅削減債務,不但要減少自己的債務,還要多多關注客户的債務情況。因為一旦發生危機,那些財務狀況不佳,債務纏身的客户絕對會連累你,給你造成巨大的麻煩。起碼貨款回收就會成為大問題。

沒有一家企業願意輕易排斥或放棄任何一個客户。這一點我完全能理解。可問題是,欠債過多的客户是塊燙手山芋,一旦出問題,情況往往會迅速惡化,令你措手不及。再者説,客户欠這麼多債,本身就説明他已經有問題,而對這些問題瞭然於胸,並提前做好準備,顯然對你沒有壞處。

一旦發生危機,即便只有幾個客户破產,對你的影響也不容小覷。退一步講,就算你自己的企業狀態良好,財務健康,個別客户破產對你的其他客户也會有不同程度的波及效應。所以哪怕僅僅是出於對客户負責的理由,你也要充分重視這件事,要時時刻刻對那些債務纏身的交易方保持高度警惕。

不只如此,你的客户是哪一個國家的企業,這一點也很重要,也需要用上述原則予以嚴格監控。因為與高風險國家的企業打交道,陷入麻煩的概率要遠高於低風險國家。

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專注做你的企業最擅長、最有優勢的業務,儘量不要得隴望蜀,見異思遷。特別是危機的時候,萬萬不可盲目追求所謂多角化經營。由於沒能快速進入新的商業領域,沒有實行多角化策略,有太多企業受到「缺乏速度感」的批評,而這種評價顯然是不公正的。理由很簡單,盲目進入未知領域很危險。與潛在的機遇相比,恐怕遇到更多問題的可能性更大。事實上,越是那些選擇多元化業務模式的企業,越容易捲入各種各樣的麻煩,掉進各種各樣的陷阱,從而令經營業績不斷惡化。這樣的教訓絕不鮮見。

總之,越是困難時期,企業便越要專注於自己熟悉、擅長的業務,千萬不能三心二意;與此同時,還要大力削減債務,避免與那些欠債太多的企業打交道。另外,危機時養成盤點資產的習慣,找出那些必要性不大的資產,然後賣掉它們,增加手頭的現金儲備,也不失為一個良策。

最後,讓我們來做一個小結。常言道:「現金為王」,正因為危機極難預知卻必然會到來,所以提前備好足夠的現金以防患於未然,是應對危機的王道。而確保現金流的關鍵一招是及時賣掉多餘的資產,用這筆錢償還債務,以減輕企業的財務負擔;然後,完全專注於自己最擅長的核心業務領域。

只要你能做到這些,任何危機都打不倒你,甚至傷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