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傳奇投資人   /  跟着巴菲特學投資,虧損越來越多怎麼辦?

跟着巴菲特學投資,虧損越來越多怎麼辦?

不少價值投資者,明明是按照經典理論操作,賬面業績卻一塌糊塗。價值投資的理念很簡單,以低估或合理價格買入優秀公司長期持有,但知易行難,要把投資理念轉化為投資業績並不容易。從實踐中看,賬面虧損幾乎是所有價值投資者都難以規避的現象,有些是等待價值迴歸的必經階段,有些則是學藝不精念歪了經典。

構建一個長期投資組合

對於普通投資者的股票投資,巴菲特提供了兩種建議:

一是對於那些「對整體經濟前景有信心,但不熟悉任何一個單一產業」的投資者,巴菲特建議定期投資指數基金。巴菲特坦言,嚴格遵照這個辦法,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投資人通常能打敗大部分的專業經理人。即當愚昧的金錢瞭解自己的極限之後,它就不再愚昧了。

二是對於那些「稍具常識、能夠瞭解產業經濟」的投資者,巴菲特認為應該找出五到十家股價合理並享有長期競爭優勢的公司,構建自己的投資組合。持有期間,只要以十年之內投資組合的透視盈餘(可理解為按持股比例計算的持股公司利潤)最大化為目標,思考企業真正的長期遠景而不是短期的股價表現,投資者就能取得不錯的投資業績。

定投指數基金的必要性,讀者可參考《新手炒股想穩賺,最好的方式是什麼?》,本文不再贅述。有經驗的投資者多踐行第二條建議,希望通過構建投資組合實現更大的理財目標。此時,必須要關注巴菲特建議的三大要點:

一是公司具有長期競爭優勢。巴菲特反覆強調,你劃的是一條怎樣的船更勝於你怎樣去劃,即選擇比努力更重要。首先,投資者應儘量規避「困境反轉」股,企業能否突破困境帶有太大的不可知性;其次,與低價買入一家普通的公司相比,巴菲特建議大家以合理的價格買入優秀的公司,長期來看,時間是普通公司的敵人,是優秀公司的朋友。

優秀公司通常具備長期競爭優勢,能否對這種競爭優勢做出判斷,就成為投資者該定投指數還是自己炒股的分界線。

二是價格合理。若不考慮價格,市場中的優秀公司比比皆是,但優秀公司往往受市場追捧,估值較高,所以真正的難點是要以合理的價格買入。一種情況是等待熊市來臨,熊市通常會提供好的買點;另一種情況是等待優秀公司遇到短期困難,市場情緒通常會放大這種困難,繼而給投資者提供低價買入的機會。

三是着眼於投資組合背後公司的長期盈利能力最大化。巴菲特認為,雖然投資決策的績效最終還是建立在股價表現之上,但投資就像是打棒球一樣,想要得分,大家必須將注意力集中到場上,而不能緊盯着計分板。長期來看,股票價格表現取決於企業未來的盈利能力,投資者要有長期持股的覺悟,巴菲特強調,如果你不打算持有一家公司股份十年以上,那最好連十分鐘你都不要擁有它。

參照上述要點,在慢慢找到這樣盈餘加總能持續累積的投資組合後,投資者會發現其市值也會跟着穩定增加。

持續優化投資組合

投資組合要長期持有,但長期持有不等於從不賣出。巴菲特推崇一動不如一靜,聲稱願意無限期地持有一家公司的股份,但也設定了三個前提條件:公司資金可以產生令人滿意的報酬、管理層優秀能幹且正直、市場對於其股價沒有過度高估。

換言之,當持股公司的基本面發生改變、管理層德才欠缺或股價嚴重高估時,巴菲特就會考慮把股份賣出。巴菲特反對的是那種「為止盈而賣出」的行為,在他看來,股價上漲本身從來不是賣出的理由。

上述三個條件中,最容易犯錯的是對股價高估程度的判斷。多數價值投資者都有高估恐懼症,以至於對投資組閤中的高估股票如鯁在喉、不賣不快,結果常常賣在半山腰,無法享受股價登峯的樂趣。

在1995年致股東信中,巴菲特曾檢討自己對資本城股份的錯誤操作,1993年底在每股63美元時賣出,然後眼睜睜看着股價於1994年底攀升至85美元,少賺2.22億美元。嚴格説來,這並非一項錯誤,或者説是任何投資者都難以規避的錯誤,畢竟沒有人可以預測股價的頂和底。所以,在按照「股價高估」這一原則賣出股票時,投資者務必對市場保持謙虛,切記不要因為一點點高估就賣出股票,只有「過分高估」才是賣出信號。

在漫長的投資生涯中,投資者自身知識結構的不斷完善,其對投資組合的認識和投資機會的把握會不斷產生新的想法,不斷積累調整優化投資組合的交易衝動。如知名價值投資人李錄曾説過,投資組合本身也是資金的機會成本,投資者需要不斷改進投資組合,以持續降低資金的機會成本。

換言之,當出現比現有持股更好的投資機會時,投資者應該主動調倉,以構建長期而言更具競爭力的投資組合。但問題在於,若缺乏一定的原則束縛,調倉換股的靈活性也很容易使投資者失去「長期持股、價值投資」的初心。

好機會是不常有的。投資者必須時時警惕,一旦投資組合的調整過度頻繁,可能就已經落入「過度交易」、「過度自信」的陷阱,偏離了價值投資的正常軌道。

在股價下跌時反向操作

好機會是不常有的,股價持續下跌,往往能創造這樣的機會。

1990年前後,美國市場普遍擔心房地產泡沫崩盤,富國銀行作為市場中最大的不動產貸款銀行,股價在幾個月內跌幅超過50%。巴菲特趁機以5倍左右的市盈率大舉買入富國銀行,並在1991年的致股東信中向大家解釋股價下跌的好處:

「以長期投資作為終生目標的投資人,千萬不要因為股市漲就欣喜若狂,股市跌就悲觀失望。在伯克希爾,我們會年復一年買下企業或是企業的一部分-也就是股票,也因此股票價格的下跌對我們會更有利,反之則可能會對我們不利。……不是因為我們天生喜歡悲觀,而是如此可以得到便宜的價格買進更多好的公司,樂觀是理性投資人最大的敵人。」

需要注意的是,巴菲特並非鼓勵大家跟市場情緒反着來,在他看來,反向操作有可能與從眾心理一樣的愚蠢,真正重要的是獨立思考而不是投票表決。

巴菲特自稱很少買銀行股,之所以買入富國銀行,首先是看中其優秀的管理層,其次才是被市場情緒低估的股價。經過分析,巴菲特認為富國銀行的大跌主要源於悲觀情緒,基本面雖遇到小問題,但於銀行長期發展並無大礙,故而大舉買入。

所以,巴菲特期待看到的是真正的好公司因短期可解決的難題陷入低迷,對平庸公司不感興趣,對基本面遇到重大困難的公司也不感興趣。

低價時大膽買入的前提是能力圈,先深入分析,然後才是逆勢操作。通常買入後股價仍會下跌,此時巴菲特鼓勵投資者越跌越買。越跌越買,通常會積累較大的賬面虧損,但市場不可能一直低估真正的好公司,投資者越跌越買的操作遲早會迎來價值迴歸的獎賞,這反過來也構成了越跌越買的信心所在。

回顧當前的股市,只要不是基本面出現趨勢性拐點,投資者都不必恐慌,此時下跌反而是買入的機會。

當前股市,哪些才算好公司?

以當前股市來看,哪些才算真正的好公司呢?

新手常常忽視好價格,但也有不少老手,擇股時過度注重財務報表而錯失了真正的好公司。比如,若投資者簡單地看財務指標選擇公司,把好公司簡化為高ROE、高分紅等少數指標,疊加低估值的標準,很容易把目標鎖定在房地產、建築、家電等行業或其他處於週期頂點的週期性行業。

這類行業的特點是財務報表優秀,但普遍過了高速增長期,缺乏成長空間,其優秀甚至完美的財務報表不過是歷史高增長的結晶。若一味固守這類公司,就犯了巴菲特所説的「後視鏡」投資的毛病。

投資必須着眼於未來,找到歷史的王者沒有意義,關鍵是要抓住未來的王者。只有具備高質量增長能力的公司,才能為長期持有者帶來滿意的回報。

高質量的增長主要來源於兩類行業,一是行業處於快速增長的高景氣階段,龍頭企業普遍容易實現高增長,醫藥醫療、中高端消費、智能製造等行業便是如此;二是行業增速放緩、分化加劇,龍頭企業憑藉優秀的管理能力逆勢擴張,靠蠶食競爭對手的市場份額實現增長,過去十幾年的空調市場屬於典型代表。

除了上述兩類情況,普通行業中也不乏高質量增長的代表,但擇股難度加大,普通投資者以迴避為上。像巴菲特所説,專注於跨越1米欄就行了,超出自己的能力圈去跨3米欄,非但不能帶來超額回報,還會成為重大損失的來源。

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抓住未來的王者談何容易。這既是價值投資的困難所在,更是投資進階的突破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