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傳奇投資人   /  盤點巴菲特16大投資錯誤,投資者可以吸取哪些教訓?

盤點巴菲特16大投資錯誤,投資者可以吸取哪些教訓?

巴菲特(Warren Buffett)堪稱是投資世界的在世傳奇,許多人都相信他就是史上最成功的投資者。這位伯克希爾哈撒韋首席執行官在自己幾十年的投資生涯中創造了無數經典的成功案例,但「奧馬哈的神祗」畢竟並不是真正全知全能的神,也一樣犯下過若干錯誤。

不過,與那些總是喜歡文過飾非、顧左右而言他的企業高管不同,巴菲特總是能夠直面自己的錯誤,並且清清楚楚地對股東做出交代,自己承擔起全部的責任。更重要的是,研究巴菲特的錯誤,傾聽他自己的解釋,投資者甚至可以學到比那些成功案例中更多的東西。

1.收購伯克希爾

伯克希爾被視為巴菲特事業的重大起點,但收購這家公司卻是巴菲特認定的最大錯誤之一,這已經是個公開的祕密了。

在1989年的股東信當中,巴菲特這樣寫道:「我的第一個錯誤就是收購伯克希爾的控股權。儘管我當時明知紡織工業正變得越來越沒有前途,但是還是沒有抵禦住低廉價格的誘惑。在我早年的投資生涯當中,類似這樣的股票收購確實一再被證明是有利可圖的,可是當伯克希爾走到1965年時,我就開始意識到這種策略其實並不那麼理想了。」

1962年,伯克希爾還是一家處境不佳的紡織公司,旗下有大量工廠,但是公司經理人們已經開始關閉那些效益不佳的工廠了。巴菲特覺得市場低估了該公司的有形資產價值,於是大量買進這隻股票。兩年後的1964年,公司當時的老闆斯坦頓(Seabury Stanton)想要以每股11.5美元的價格收回巴菲特擁有的少數股權。巴菲特很快就同意了,因為他已經意識到這一生意正走向窮途末路。可是,當正式的報價信到來時,價格卻被壓到了11.325美元。巴菲特被徹底激怒了,他拒絕以更低的價格出售這些股票,相反開始以更高的股價開始大舉在市場上收購,直至獲得了控股資格。成為新老闆後,巴菲特解僱了斯坦頓。巴菲特終於出了一口惡氣,可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得到的是一家以太高溢價收購來的糟糕企業。2010年接受CNBC採訪時,巴菲特自己估計,以2010年的美元計算,自己因為這筆交易損失了大約2000億美元。

教訓:感情用事無助於投資。對於一名投資者而言,健全而合乎邏輯的心態須臾不可缺少。

2.收購Waumbec Textile

早在1962年,收購日薄西山的紡織公司伯克希爾就讓巴菲特後悔不迭,但是十三年後,他居然又做了同樣的事情,收購了另外一家新英格蘭地區的紡織企業Waumbec Mills。

在2014年的股東信中,巴菲特回顧道:「基於我們瞭解的資產價值,以及預期中和伯克希爾紡織業務的協同作用,我們覺得收購價格折扣不小。」

事後,巴菲特承認了收購Waumbec的決定是個可怕的錯誤,事實也證明瞭這一點——伯克希爾是1975年收購了該公司,而後者的工廠幾年之後就不得不關閉了。

教訓:必須會通過自己的錯誤學習提高。如果一個策略這一次無法讓你獲得成功,那麼下一次就不要重複。

3.投資樂購

2012年底,伯克希爾斥資入手了英國雜貨店品牌樂購4.15億股股票,可是到了2014年,巴菲特就不得不懷疑該公司管理層的品行了——後者虛報利潤的消息曝光,引發股價大跌。在投資後不久,巴菲特就售出了自己大約27%的股份,獲得了4300萬美元利潤,但是依然保留了餘下的股份,結果就錯失了最後的體面退場時機。在這一年的股東信當中,他老老實實地寫道:「作為一名備受矚目的投資人,儘管尷尬,但我還是不得不承認,我本該早一些賣掉特斯科的股份的。我的拖延使得這筆投資鑄成了大錯。」

結果就是,到巴菲特最終出清餘下的73%股份時,税後虧損額度達到了4.44億美元。

教訓:如果你對自己持有的某一股票沒有強烈的信心,那麼就不要遲疑,必須採取行動。不要浪費時間等待更好的出手機會。巴菲特的老搭檔芒格乾脆就説拖延是一種「吮拇癖」的體現。

4.收購Dexter Shoe

事後回顧起1993年收購Dexter的案例,巴菲特將其稱為「我所做過的交易當中最糟糕的一筆」。

在2007年股東信當中,巴菲特寫道:「最終,當我對Dexter説‘是’的時候,我犯下了甚至更為嚴重的錯誤。這家制鞋公司是我1993年出價4.33億美元,以伯克希爾股票(2.5203萬股A股)收購的。當時,我臆想中的長期競爭優勢幾年內就灰飛煙滅了。然而,這還只是個開始,因為我使用的是伯克希爾的股票,客觀上還加大了損害。這一決定使得伯克希爾的股東遭受的損失遠不止收購價的4億多美元,而是達到了35億美元。本質上,我等於是用一家優秀企業——目前的價值是2200億美元——1.6%的價值去收購了一家毫無價值可言的企業。」

當時,巴菲特只看到了這家公司的資本回報率超級高,卻沒有意識到他們的競爭優勢並沒有看上去那麼牢靠。當來自海外的競爭壓力襲來,公司迅速走上了下坡路。巴菲特不得不停止了生產,將公司餘下的部分併入了自己旗下另外一家企業。巴菲特自己估計,這一交易使得公司損失了35億美元。

教訓:合理的價格和可持續的競爭優勢是兩大最基本的前提,遠離不具備這兩點的企業股票。

5.以伯克希爾股票收購Dexter

Dexter的失敗案例,巴菲特多年以來都時刻不曾忘掉。在2014年的股東信當中,他又一次提到了,就算非收購不可,也不該使用伯克希爾股票去支付4.33億美元的收購價格,而應該使用現金。他説,在股東信動筆的時候,這些股份的價值已經相當於57億美元。

「這一交易足夠進入吉尼斯世界大全,列在金融災難門類當中。」

教訓:要確保資源的合理配置。如果你現在的投資對象都表現良好,就沒有道理從後者身上隨便撤出資金去冒險。

6.接手Energy Future的債務

在大多數時候,巴菲特在做出投資決定前都會和芒格商量。可是Energy Future交易卻是他自己一個人的主意,而且最終被證明是個代價慘重的錯誤。在2013年股東信當中,他感歎道:「你們大多數人恐怕從來都沒有聽到過Energy Future的名字。你們運氣可真好,我是多麼希望自己也沒有聽到過啊。」

Energy Future是德克薩斯州電力公用事業資產一次大規模槓桿收購交易的產物。該公司當時的控股方負債80億美元之巨,而且還在不斷借新債。按照巴菲特獨自做出的決定,伯克希爾收購了該公司大約20億美元的債務。巴菲特在2013年的股東信當中預言,除非天然氣價格能夠暴漲,不然Energy Future幾乎註定在2014年破產。事實果然如此。好在,巴菲特已經及時將自己的債務脱手了,但是根據他自己的估算,伯克希爾依然遭受了大約8.73億美元的税前損失。

教訓:有自己的確信當然好,但是來自可信者的建議,聽聽總是沒有壞處的。

7.錯失Dallas-Fort Worth NBC

做了不該做的投資是錯誤,而該做的投資沒有做,其實也是一樣。巴菲特就經常後悔沒有以35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Dallas-Fort Worth NBC電視臺。

在2007年股東信當中,巴菲特回顧説,在1972年,即收購時思糖果的大約同時,他就有機會收購這家電視臺,但是失之交臂。儘管他高度信任推薦這筆交易的人,知道收購對象的成長潛力可觀,而且本質上還不需要資本投資,然而他最終還是沒有答應投資。

追思着這個擦肩而過的機會,巴菲特説指出,這家電視臺2006年的税前利潤是7300萬美元,而其估值是8億美元。

教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8.為收購通用再保險增發股票

儘管1998年收購通用再保險的交易一開始顯然無法讓人滿意,但好在巴菲特最終還是扭轉了局面,不過,他依然有不少後悔的地方。

「雖然早期有一些問題,但是現在,通用再保險已經成為了一家讓我們引以為自豪的保險公司。」巴菲特在2016年股東信當中寫道,「不過,無論如何,當初發行27.22萬股伯克希爾股票來收購通用再保險,使我們發行在外的股票數量激增21.8%之多,在我來説都是個可怕的錯誤。我的錯誤導致伯克希爾股東們所得到的遠不及他們所失去的。」

教訓:享受成功的最正確方式正是改正錯誤。

9.通用再保險收購研究不足

其實,從巴菲特收購通用再保險這個案例當中,投資者有太多的東西可以總結了。

在2001年股東信當中,巴菲特披露了更多細節,説明伯克希爾為何會因為這筆交易遭受慘重損失——信中披露,這一年,伯克希爾因交易兑現了8億美元虧損。他們忽視了持續的減記虧損,對恐怖襲擊的可能性估計不足,也沒有意識到通用再保險並沒有足夠的資金去應對舊保單的損失。

教訓:對重要數據要再三查對,多請些信得過的顧問幫助研究。任何時候,你都必須明白最糟糕的可能性之下,自己將面對怎樣的局面。

10.買入大量康菲股票

在2008年股東信當中,巴菲特寫道:「沒有查理或者其他任何人商量,是我自己在石油和天然氣價格接近頂點時買入了大量康菲的股票。我根本沒有預料到過去半年當中能源價格的暴跌。」

巴菲特最初是以超過70億美元的價格買入了8500萬股的康菲股票,但是在股東信發佈的時候,這些股票的價格已經跌到了只有大約44億美元。

教訓:在進行重大投資決定時,諮詢一下信得過的人的意見總是有幫助的。有些時候,要看到事情的全景,多幾個不同的視角就是最好的方法。

11.未能深入研究路博潤

2011年,巴菲特和伯克希爾一度成為了眾矢之的,因為媒體爆出了猛料——當時擔任若干家子公司董事長的索科(David Sokol)建議巴菲特收購了路博潤,而索科自己當時就持有該公司的股票。

伯克希爾最終以大約90億美元收購了路博潤,索科自己從這筆交易當中直接獲利300萬美元。他當時並沒有告知巴菲特自己持有該公司的股票,這就違反了內線交易相關法規。

巴菲特並沒有立即承認錯誤,但不久後的2011年股東大會上,他還是對大家表示,他本該對索科再多一點調查的。

教訓:對任何人和事都不要過度確信。在事關你的財富和名譽時,多問點問題總是好事。

12.對亞馬遜股票説不

也許,説這是個「錯誤」有點言過其實,但是巴菲特自己就是這麼認為的。

在2016年股東大會上答問時,巴菲特就披露了自己曾經有機會購買亞馬遜的股票,承認:「我實在是太愚蠢了,沒有看清現實。我那時並沒有預想到貝佐斯能夠取得現在這樣規模的成功。」2017年2月做客Squawk Box時,巴菲特再度被問及為何沒有買入亞馬遜的股票,他坦承:「顯然,我確實很久之前應該就應該買進的,因為我那時就覺得他們很了不起了。可是,我並不真正理解他們模式的威力,而當時看上去,價格似乎總是高估了模式的威力。於是,我錯過了重大的機會。」

這是巴菲特的原則,他從不投資自己不能充分理解的企業,不管後者是優秀還是糟糕。亞馬遜已經超越了他的「能力圈」,所以芒格就不認為這是個錯誤,但是巴菲特強調,亞馬遜不是一家普通的科技公司,因此他本該努力去理解的。無論如何,哪怕巴菲特是晚到2008年向亞馬遜做了1億美元的投資,這筆投資現在也可以增值到約40億美元。2019年5月接受CNBC採訪時,巴菲特透露他終於建倉亞馬遜了,希望這不會太晚。

教訓:必須不斷努力擴大自己的能力圈,這樣你才不會錯過那些原本是唾手可得的好機會。

13.購買全美航空股票

嚴格説來,全美航空的投資並不能算是典型的失敗案例,但是對於1989年出資3.58億美元收購這家現在已經在行業整合中消失的公司的股票,巴菲特確實感到後悔。

這些股票並沒有什麼增值可言,但是根據《福布斯》的報道,在一系列變亂之後,巴菲特應該是收回了全部的本金,還有若干股息。巴菲特説,這家航空公司後來能夠東山再起,是因為自己和芒格離開了董事會,以及新首席執行官沃爾夫(Stephen Wolf)的到來。他説,幸虧了沃爾夫的能力,不然這筆交易可能會讓他付出沉重代價。

教訓:在入手之前仔細研究投資對象,不管你是菜鳥還是老手,都必須要知道自己將進入一個怎樣的世界。

14.錯失谷歌

巴菲特本有機會將谷歌的股票納入自己的投資組合,這也是讓他後悔的失誤之一。在2017年的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他對投資者承認,多年以前,他本有機會通過伯克希爾的全資子公司Geico以每股10美元的價格購入谷歌股票,然而最終卻和這家科技巨頭擦肩而過。

在過去,巴菲特一直都規避科技股票,因為他不理解這些新興企業的商業模式。不過,他明確表示,自己正在努力學習,希望儘快掌握,畢竟,他實質上已經是谷歌廣告業務的一個客户了。

教訓:千萬不要因為有些投資機會近在咫尺而「燈下黑」。

15.卡夫亨氏交易

2013年,伯克希爾和3G Capital各出一半資金,全盤收購了亨氏食品,伯克希爾一方的出資是42.5億美元。此外,伯克希爾還購入了價值80億美元的亨氏優先股。不久後的2015年,伯克希爾和3G Capital決定以股票加現金的交易形式讓亨氏食品和卡夫食品合併,在交易當中,伯克希爾又為此支付給卡夫的股東50億美元的現金股息。不必説,亨氏股東(即伯克希爾和3G Capital)在這筆交易當中還將面對股權稀釋51%的結果。2019年,卡夫亨氏減記了154億美元,等於承認卡夫收購交易的價格過高了。最終,伯克希爾因為這一系列交易減記了30億美元。

賬面損失只有30億美元,但是在巴菲特看來,伯克希爾的損失還不止於此,畢竟亨氏和卡夫合併還導致了股權稀釋。2019年,接受CNBC採訪時,他坦率承認:「我在卡夫亨氏交易當中犯了一些錯誤。我們支付給卡夫的價格過高了。」

教訓:如果有閒置資金,則收購不失為推動回報提升的可行之道,但前提是價格要合理。如果你看到一家公司不斷操作着各種令人目眩的併購交易,只是為了讓股東們看着過癮,那最好敬而遠之。

16.高估某些製造業、服務業和零售業投資

在2015年股東信當中,巴菲特深度自曝了伯克希爾製造業、服務業和零售業等領域存在的問題,指出一些子公司的回報頗為糟糕,他認為這説明自己犯下了嚴重錯誤。

「在大多數個案當中,評估這些企業和行業的經濟動態時,我的判斷都出現了偏差,而現在,我們正在為我的錯誤判斷付出代價。」巴菲特寫道,「還有一些個案,是我在評估經理人們的品質和能力時出現了偏差。」

教訓:投資切忌輕率。如果你對有意的公司並不怎麼熟悉,要麼尋求可信的專家的建議,要麼乾脆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