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經驗觀點   /  看對方向的人很多 但能拿住的人才厲害

看對方向的人很多 但能拿住的人才厲害

機之王傑西利弗莫爾曾經說過:在投機交易中,能看對方向的人很多,能堅持不動的人才真正厲害。

很多人覺得自己理解了這句話,但是,這句話其實有多層維度的解釋。

一、從淺層來理解,就是因為一個是看,一個是做。

看,不需要行動,不行動就沒有利益波動,沒有利益波動,我們所作出的交易行為,基於混沌的走勢而言,也呈現混沌。

而走勢只有一漲一跌,而且交叉運行。我們對著走勢圖發出一個基於未來的預測,基本上可以做到90%正確。比如我說,這行情未來會漲,那麼,只要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行情有任何的漲幅,我都可以說,你看,我說對了吧?因為我並沒有限制時間和幅度。

基於這種情況,很多人都會覺得,行情的判斷根本就沒有那麼困難,相反容易的很。但是,在涉及到具體的交易時他們會發現,哎呀,一切變的困難了起來。為什麼?

因為,具體的下單行為,開始涉及到人的利益了。人的利益波動,人性中那些在漫長進化過程中生成的那些本能,比如厭惡損失,厭惡不確定性等特點就會起作用,我們的交易行為,就開始變形。

所以,很多人其實都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交易之前一切都研究得挺好,但是一旦下單就開始亂套的根本原因在於此。你的利益產生了波動,身為人的本能,開始起作用了。

二、略深一點來看:能拿住單子的人本來就少。

持有單子比落袋為安困難很多倍。

很多人落袋為安有無數個藉口,他們覺得自己果斷。然而,他們根本不知道,持有住單子才是更考驗一個人的能力。

為什麼?因為人們都厭惡利益的波動,人們都怕利潤變虧損,所以,落袋會讓人們感覺安全,因為落袋終止了利益的波動。然而,落袋雖然安全,雖然讓人感覺舒適,但是並不正確,因為承擔不確定性,承擔波動,才能夠真正在趨勢行情中獲利。比如下圖:

在這種股市的牛市行情中,有的人進場出場,進場出場,打了無數個來回,可能僅拿到了行情的三分之一。而有的人,從頭拿到了尾。

想要在交易中獲得較好的收益,在有行情的時候賺儘量多的錢,在無行情的時候儘量控制住風險才是正確的方向,對於股票交易者而言,錯過了牛市的利潤,基本上就宣佈了虧損的結局。

但是,承擔不確定性的波動,本身就是逆反人性尋求安全的特點的,所以,做到的人根本就不多。因此,利弗莫爾才說,看對了方向的人很多,但是真正的能夠拿住單子,獲取足夠多利潤的人,根本不多。

三、再深層次來看,堅持持有不動的人,其必然擁有自己的規則。

在看對方向的基礎上,能夠持有住自己的單子的人,他一定是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交易中,只有站在趨勢的一方才能夠真正的獲利。而在交易中,真正明白這一點的人寥寥無幾。趨勢行情是交易中的唯一機會,所以,他們在自己正確的時候絕對不會輕易落袋,他們寧願忍受較大的回撤,也要儘量持有到一波行情。

這個道理估計悟出來的人不少,那麼,關鍵在於,怎麼做才能夠更好地將這個優勢發揮出來呢?答案也很明顯:

建立自己的交易規則,並且一致性地執行這些規則。所謂的規則就是,你經過無數的交易淬煉,找到了一種最適合自己的出場方式。它的內容包括:什麼程度內的回撤一併承擔,而回撤到多少的時候離場觀望,如果行情再次啟動如何處理等等一系列情況的處理。

他們有一套完整的規則,來處理持有單子中的一切可能性,因為他們為一切意外都做好了準備和應對措施,所以,他們泰然面對行情的漲跌,利益的波動,以不變的規則應萬變。

利弗莫爾正是如此,突破式入場,正確便持有,這是利弗莫爾的典型風格。海龜交易法則也是入場,突破式入場,正確便持有,而且還加倉……

一波行情,看對的人數可能會超過50%,然而,真正能夠拿住的人並不多,而能夠按照自己的交易規則去持有的人,更少。

所以,建立你的交易規則並且能夠執行,才是真正脫穎而出的方法。

四、較真地看,能看對方向的人很多,看的是什麼方向?

很多人都說自己看行情看得准,而實際上,行情未來只有一漲一跌,下一秒的方向,可能天然50%就能看得准,而不加時間的話,我看行情可能永遠不會錯。

就跟我開頭舉的例子一樣:未來的行情我看漲,這句話其實永遠也錯不了。因為接下來的一秒,一分鐘,一小時,一天,一周,一個月,一年,總有漲的時候,總有能夠證明我說得對的時候,而真正的交易呢?

面臨的是自己選擇的週期,自己選擇的交易級別。你是使用自己的交易策略,去交易自己選擇的“趨勢”和“震盪”。你交易日內,做的就是日內的趨勢,你交易日線級別,做的就是日線級別的趨勢,即使都是交易日內,可能也分日內的大波動和小波動。

因此,不存在什麼絕對的方向,你看多,看的是什麼多?他看空,他又看的是什麼週期,什麼級別的空?因此,你眼裏的多和他眼裏的空,並沒有什麼明顯的交集。

所以,根本就沒有什麼能看對方向的人,那些宣稱自己看方向看得准,玩的都是概率和文字遊戲而已。

會做,會處理不確定,敢於承擔回撤持有單子,用規則行天下的,才是真正厲害的交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