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經驗觀點   /  交易中違背這三條鐵律,可能讓你事倍功半

交易中違背這三條鐵律,可能讓你事倍功半

一.獨立思考和行動

上世紀50年代,Solomon Asch進行了一系列的試驗,就是眾所周知的Asch從眾實驗,或者是艾氏從眾範式。目的是演示個體的選擇受群體的影響有多大。一些大學男生參與了簡單的感知任務,但重點是,在每次測試中,所有學生中只有一個不是演員。因此,這個測試是為了確定,在群體中,當其他成員做出反應時,個體將會作何反應。

每次測試有7個演員和1個學生,但是學生事前不知情。同時,這些演員簡要回答問題,答案一致,有的問題回答正確,有的錯誤。測試包括給參與者看兩張卡片。一個是左側的圖像,只有一個分隔號,右側的卡片有三個分隔號。參與者必須大聲說出右側的三條分隔號中,哪個與左側的分隔號相匹配。

受測者的座位排序是,真正的學生坐在最後,因此,他每次都最後回答問題。

總共18個單獨的問題,演員共同給出了12個錯誤的答案和6個正確的答案。這12個錯誤的答案被稱為臨床試驗。Asch還對另一個學生進行了測試,觀察其反應,但沒有演員的干預。他在50個不同場合開展了有演員參與的測試,進行了37次只針對一個學生的試驗,這個樣本量足夠證明答案的正確性。

結果令人吃驚!在沒有演員的環境中,沒有群體壓力,錯誤率不到1%。然而在有演員參與的試驗中,學生回答的錯誤率達到33%。實際上,75%的學生至少答錯一個問題,這意味著只有25%的學生答對了全部18個問題。隨後幾年,Asch繼續進行類似的試驗,結果一致:作為人類,我們都受到群體壓力的影響。

1972年,Irvin Jarvis提出了“群體思維”一詞,他認為群體思維是帶來不良、不合理決定的群體過程。Asch Paradigm稱,他確定,群體中的每個成員都希望使自己的觀點與群體一致。因此,即使那些認為行動不明智的成員,在知道他們不能單獨承擔責任的情況下,也會跟隨集體決定。

這種行為是基於這種心態:群體越有凝聚力,做出的決定就越可能正確。儘管有很多定義,但我認為對群體思維描述最貼切的是:群體以一種阻礙創造力或個人責任的方式做決定,通常的特點是通過過度努力達成一致。

在投資中,我們將群體思維稱之為追漲殺跌。分析師被指控採取羊群行為策略,害怕做出相反和離群的假設,但事實證明這種做法是錯誤的。獨樹一幟的結果可能會讓分析師丟掉工作,因此,業內人士都表示“寧可一起犯錯,也不與眾不同。”

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Robert Shiller認同這種觀點。2008年,他在紐約 時報發表文章,對其與群體思維和羊群行為進行的抗爭進行了描述,他說:

“針對房地產和股市發展出現的泡沫,我曾發出警示,但我的方式非常溫和,表達這種奇怪的觀點時,我也感到很脆弱。偏離群體共識太遠,會讓人們有被群體排斥的感覺,存在被禁止的風險。”

群體思維在我們生活中的每個領域都有所顯現。然而,在外匯投資行業,這是非常危險的,通常讓我們無法看清正在進行的投資的風險情況,未經琢磨的鑽石似的投資是最不容易被發現。在一個新聞全天候充斥的世界,你應該讓自己遠離盲從的羊群,明白少即是多。對資訊源進行優先排序和簡化,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獨立做決定。

二.克服情緒溫差

在1997年伯克希爾哈撒韋致股東的信件中,沃倫巴菲特提到了傳奇棒球手Ted Williams。在《打擊的科學》一書中,Ted Williams將打擊區域劃分為77個,每個區域只有一個棒球大小。他深知,只有當球進入最理想的那個區域再去揮棒打擊,才能確保40%的打擊率。如果勉強去打擊位於最邊緣位置的球,他的打擊率會降到23%。可見,耐心等待好球出現後發力一擊,才是通往名人堂的大道,那些不管青紅皂白而胡亂揮棒的擊打者,只會迎來一個完全不同的命運。

作為一名投資者,你將意識到“低買高賣”。低買就是等待好打的慢球。儘管這種方法符合邏輯,但通常被忽略。一些人認為,這過於簡單化,首先,高和低的定義可以有不同解釋。

對於技術交易者,低點可能意味著在52周低點反彈時買入,或者完全相反,在價格突破52周高點時買入;對於基本面投資者,可能意味投資一家公司,這家公司股價已經因利潤低迷而下挫,但已經開始實施扭虧為盈的戰略,或者是這家公司宣佈收入創紀錄,但是有更好的增長前景。

儘管不是市場擇時的支持者,巴菲特還是表示:

“投資者應該記住,興奮和費用是他們的敵人。如果他們堅持嘗試參與交易,應該在其他人貪婪時恐懼,在其他人恐懼時貪婪。”

雖然等待好打的慢球在理論上是容易的,但理論和實踐間的差距可能很大。然而,當市場處於低位時,媒體等機構的負面消息通常都是最響亮的。因此,進行長期投資變得更加困難。

這些自控問題的出現是因為人們低估了喚醒(熱態)的影響,行為經濟學家George Loewenstein (1996)將其稱為冷熱情緒溫差。在冷態下,當我們受到熱態影響時,我們不知道我們的欲望和行為將被改變多少。因此,關於環境對選擇的影響,我們的行為的相關反映存在一定程度的失真。

對於那些看過高爾夫電影《錫杯》的人來說,你應該能夠認同我的說法。在電影中,Kevin Costner飾演的角色在美國公開賽中準備打最後一洞。果嶺的前面有一個很大的湖,只需5杆就進入延長賽,他的球童Romeo遞給他一個鐵杆,並告訴他,用一記短鐵過水,然後達到果嶺,讓自己有機會4杆進洞,最終獲勝,但是保證5杆就會進入延長賽。

這是合理化的建議。

然而,Costner的喚醒狀態讓他想要拿出木杆擊球過水,在當時當地獲得喝彩聲。他屈服於這種熱態,最終將很多球打入湖中,打了12杆,毀掉了獲得垂涎已久的知名獎盃的機會。

情緒溫差無疑是很難克服的,但並不是說無法克服。

在荷馬的敘事史詩奧德賽中,奧德修斯面臨塞壬和她們不可抵抗的歌聲的危險。他保持合理的冷態,奧德修斯命令其船員用蠟封住耳朵,這樣他們就不會受到妖音的誘惑。他還要求船員將其綁在桅杆上,這樣,在音樂讓他進入熱態時,他就可以傾聽音樂,但是能夠克制自己,不屈服於誘惑,從而駕船靠近。

那麼你會怎麼做呢?

首先,將你的耳朵用蠟封住,或者封住你的眼瞼,這不太實際,也不可取。相反,一個更佳的方式是設計你自己的方法,開發已經取得經過驗證業績的投資系統。因此,當不同的決定出現時,情緒因素可以被移除,情緒溫差可以被避免。

如果有一件關鍵的事能夠區分我們所在時代真正偉大的投資者和交易者,那麼一定是克服情緒溫差的能力。

三.讓盈利交易繼續,儘快止損

對於讀過關於傳奇投機者Jesse Livermore的《股票作手回憶錄》的人來說,你將清楚地意識到,一旦採取行動,就靜觀其變,這一點至關重要。關於坐觀其變,Livermore讓其盈利交易繼續運行。以下是該書第五章的摘錄:

“在華爾街混跡多年,虧損並盈利了數百萬美元後,我想要告訴你:我從來都未想過要賺大錢,而是一直靜觀其變……可以保持正確,而且能夠坐觀其變的人不多。我發現,最困難的事情之一是學習,但是只有當一個股票作手堅定地把握這一點後,他才能賺大錢。”

Livermore書中其他有價值的信息都與無需一直在市場中保持正確的重要性有關。有太多投資者認為,想要成功,就必須確保將近100%的準確率,但是這是一種天真的想法。確定投資機會僅僅是個開始。第二階段是,對投資進行管理,將盈利交易留下,但要儘快砍掉虧損交易,而且要在虧損積累、以致於對總體投資組合產生重大影響之前。換句話說,這是對提供真正投資回報的頭寸的管理。

因此,有時候,我們評估的將是一個好打的慢球,提供優秀的價值,而不是價值陷阱。迅速關閉虧損交易的規則是使投資者能夠避開可能對投資組合產生回報帶來不利影響的交易。

另外,在理論上,這一理念似乎不太困難。誰想要阻礙第一次上漲50%,之後是100%,500%,甚至更高的投資組合呢?另一方面,誰想要看到他們的投資組合下降10%,之後是20%,50%,甚至更大幅度下降呢?

不幸的是,這樣的交易者相當之多!

有人認為,原因是投資者經受的確認偏好。就是說,一個投資者專注于確認其理念的資訊,而同時忽視其他事實或事件。因此,隨著投資價格下降,他們仍堅持對前景的最初評價。一廂情願的想法、有限的處理信息的能力,這兩點都是解釋確認偏差的原因。

因此,投資者需要記住John Maynard Keynes的一句話:當情況改變時,我改變想法。你是怎麼做的呢,先生?

投資者傾向于持有虧損交易(除納稅原因外)是與虧損厭惡的偏見有關。1979年,Kahneman和Tversky提出一種稱之為前景理論的理念,這生動地解釋了偏見。他們進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向研究對象提出關於風險偏好和虧損厭惡的問題。

例如:

1、你有1000美元,你必須從以下選擇中挑選一個:

a. 50%的機會盈利1000美元,50%的概率不贏不虧。

b. 100%的機會獲得500美元的盈利。

2、你有2000美元,你必須從以下選擇中挑選一個:

a. 50%的概率虧損1000美元,50%的幾率盈虧平衡。

b. 100%的機會虧損500美元。

對於兩個問題,回答者給出的具備邏輯性的答案是“a”或“b”。對於兩個問題都選擇a的人,有50%的幾率帶著2000美元離開,有50%的概率帶著1000美元離開。而選擇b的人,無論怎麼樣都是帶走1500美元。

相反,他們的研究顯示,大多數人在第一個問題上選擇b,第二個問題選擇a。得出的結論是,人們願意以合理盈利水準了結交易,即使他們有機會盈利更多。然而,當有限制虧損的機會時,他們更願意擁抱更大的風險。

不用說,這條規則也有其弊端。你應該讓盈利交易運行多長時間?是什麼確定一筆交易為盈利交易,又是什麼確定虧損交易?你該何時關閉虧損交易?這又歸結於你的個性化定義以及你部署的管理流程。

例如,你可能部署一項策略,每年重新平衡。因此,你要讓盈利交易運行12個月,而對於任何在此期間下跌10%的交易,都要選擇關閉。無論每個個別策略的差異多大,目標都是相同的:儘快識別並消除虧損投資,而使盈利倉位繼續運行,帶來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