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經驗觀點   /  從2萬炒到2億 這位神秘的短線狙擊手是如何做到持續盈利的?

從2萬炒到2億 這位神秘的短線狙擊手是如何做到持續盈利的?

“炒單的日子,沒什麼太大的感覺,稀裏糊塗,每天做交易,感覺很充實,時間過得很快,很緊張,很刺激,也很有樂趣。看著自己的成交量一天天擴大,資金量一天天增長,挺有意思。然後突然有一天,發現自己不想炒了,做不成了,短線生涯突然結束了,也挺有意思的。一段歲月就這麼結束了,也許永遠都不會再炒了。”

如果沒有人告訴我們,我們不會將眼前這個人與“短線狙擊手”這個稱謂聯繫起來。

他四十歲左右,高個子,衣著低調,說起話來十分客氣,但俊朗的臉上散發出難以掩飾的自信。他是何俊,畢業於西安交大電腦系,1995年開始從事商品期貨交易,尤其精於日內短線交易。

拿著兩萬塊就走上期貨之路

大學畢業後,何俊被分配到鄭州郵電設計院。當時因為一個大學同學的親戚在做期貨,感覺到這個行業能賺錢,他也開始嘗試。沒過多久,1995年10月他離開單位,開始專職期貨生涯。那時候因為剛工作,根本就沒有積蓄。當時是自己拿出一些錢,又借了一些,一共湊了16000元,就開始做了。

何俊說自己是個閒不住的人,所以一開始就選擇了短線交易。那時候的交易模式和現在不大一樣,是通過電話下單的。大家都坐在一個屋子裏,有一個下單員,你告訴他報價,他下到場內,下單員敲單。客戶能看到交易介面,也能看到成交回報,但不能自己下單。

剛開始交易的時候,何俊的交易情況很不好,一兩天就虧掉了6000元。當時一進去就滿倉了,然後來回砍倉,虧損得很快,不過這也讓他之後的交易變得謹慎了。這一萬元的帳戶始終沒有太大起色,最後以解散收場。

一個關係不錯的同事曾主動借給何俊兩萬元,那是他當時所有的積蓄。從操作那筆錢開始,他總體上就沒怎麼大虧過了。仔細算一下,從1995年10月辭職開始,到1996年過年時,他已經能夠靠交易養活自己,每個月能賺到幾千到一萬元,在當時來說不算小數目。

雖然賺錢,但他還是非常謹慎,堅持兩手兩手交易(當時最小下單單位是兩手,如果是一手,肯定一手一手地做),一直堅持了一年。到1996年年底,他的資金從兩萬元慢慢增長到30多萬元,而到1998年已經有幾百萬元了,再到後來增加到上億金額。

期間比較少過大的虧損,資產一直處於穩定增長的狀態。何俊從來沒有統計自己連續多少周不虧損,他覺得這個意義並不大,不是說不虧錢就一定賺很多錢。一些人一年到頭虧,只賺兩次,也能賺大錢。

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虧損是在1996年,當時鄭州綠豆跌停何俊就開始買入,以為會和平常一樣盤中反彈,結果那天盤面直到收盤都沒有打開過,單子也被死死封住。那天是個週末,等下週一急忙砍倉出場時,一下子就虧了十幾萬元。那次虧損讓他體會到徹骨之痛,但也讓他在今後的交易中再沒有出現過這麼大比例的虧損。

短線交易沒有所謂的秘訣

當被問到短線交易有什麼秘訣時,何俊直言沒有所謂的秘訣,他講了前兩年短線操作白糖期貨的例子。當時,白糖市場中各方的力量都比較敏感,也就使得白糖的行情比較活躍。在交易之前,他一般要看K線圖,先看5分鐘圖,再看日線圖,判斷當天上漲還是下跌的概率大。比如,他判斷當天上漲概率大,在白糖價格處於上漲臨界點時,就會開始嘗試下一些買單,主動推高價格。

當把價格打破這個阻力位時,往往會引發許多跟風盤,繼續推動價格上漲。在這種情況下,觀察一下,如果價格繼續上漲,可以多持有一段時間,等覺得行情漲不動了逐步平倉,或者覺得達到利潤目標,也可以平倉。若阻力位突破後,跟風力量不是很強,並未出現買盤湧現的情況,這時往往意味著做錯了,必須趕快跑,趁大家還沒反應過來時立刻砍倉出場。

當然,這是擁有一定資金規模後的做法,實質上是有引導性的操作。

小資金的時候,何俊的操作也是等突破後跟風操作,很容易進出。但是在規模做大之後,必須要有一定的判斷與嘗試,因為資金大了之後,進場容易,出場很難。大資金就要承擔大資金的風險。總體而言,對於他來說,這種短線交易方式風險較小,盈利能力較高。

何俊從來不會挑品種,而會去適應不同的品種。對他來說,所有品種對炒手都一樣,只是一個代碼。但同一天最好只做一個品種,因為各個品種的特性不一樣。適應了一個品種之後,換一個東西,就不一定能賺錢。

何俊說,“作為炒手,你能賺到錢,很大程度上就是你對一個品種特性比別人更熟悉,而不僅僅是你知道它要漲要跌,你要學會品讀不同品種之間的細節差異。”

長期做短線的孤獨歲月

何俊說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炒單了,但還沒有離開期貨市場,還在斷斷續續做些交易,不過這對他來說更多成為了一種娛樂,打發一些時間。隨著年齡增長和精力逐漸下降,他原本就在考慮轉型。

2010年國內期貨市場交易規則調整,日內交易成本大幅提高,更讓他下定了退出短線交易的決心。他一直在嘗試套利交易,套利要佔用較大的資金,但相對波動較小,不用一直盯著倉位。

他覺得,能不做期貨就別做了。這個市場最大的特點,是把人的興趣、生活樂趣都磨滅了。這個東西太刺 激了,能喚起你內心深處的所有血液,可以把一個正常人搞得不正常——生活中只剩下交易,除了交易什麼都不要,希望第二天馬上開盤,特別是如果參與外盤,連睡覺都不想了。

這個玩意兒太折磨人了。這是何俊最深的體會。如果一定要進入這個市場,就要有好心態。如果賺錢,那是你的運氣,說明你正好適合這個市場;如果你虧損了,也很正常。在這十幾年的期貨生涯中,何俊見到過很多人沒有賺到錢,混得很慘,什麼都不想幹,天天耗在這上面的人。“要明白,你的錢都是從別人的口袋裏掏出來的,你也很有可能是被掏錢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