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經驗觀點   /  交易高手與常人的區別:大局觀與細節觀

交易高手與常人的區別:大局觀與細節觀

交易高手對行情大局與細節的判斷能力和準確程度遠非常人可比。交易之前,他會關注市場的如下方面並且明確給出答案:

  • 當前的市場環境是否適合操作?市場有無趨勢?若無趨勢,市場有可能正在構築哪種形態?是底部反轉形態、頂部反轉形態、趨勢中繼形態還是暫時迷失方向有待觀察?重要的支撐或阻擋水平位於何處?
  • 若有趨勢,是何種級別的趨勢?牛市還是熊市?牛市或熊市的早期、中期還是晚期?如果是次級折返走勢,現在已經回撤到前輪趨勢長度的哪個位置?33%、50%還是66%?日、周、月線圖的狀態如何?市場長、中、短期趨勢方向的關係如何?
  • 日、周、月線圖上是否出現標誌性K線、共振、反振、過頭信號?如果有,預示着何種級別的行情?有無缺口、單日/單週/單月反轉、超漲、超跌等重要技術現象?
  • 市場處於常規推進狀態還是極端狀態?成交量(持倉量)是否驗證了價格變化?

這就是大局觀,即交易者對於行情所處宏觀和微觀位置、市場長期和短期走向的總體判斷。交易者從這種判斷中得出市場長期和短期看漲或看跌的結論,並據此操作。

通常情況下,交易高手只在市場長期和短期走勢方向一致時入場。如果市場長期和短期走勢方向並不一致,他要麼不交易,要麼從事短線交易。實際進場前,他還會搞清楚如下問題:

  • 今後一週至一月,市場最大可能會如何演變?
  • 如果決定觀望,大概需要觀望多久?如果決定進場,那麼做多還是做空,持有多大比例的倉位?
  • 在何種點位進場?利潤目標在哪?
  • 採用何種交易指令進場?保護性止損指令置於何處?
  • 如果判斷錯誤,我打算承擔多大風險?

這就是細節觀,即交易者實際處理交易頭寸所不斷面臨的各種新情況和新挑戰的能力。大局觀屬於交易技術的範疇,細節觀屬於交易策略的範疇。大局觀側重於「知」,細節觀側重於「行」。成功的交易離不開宏觀與微觀判斷的融合,以及知與行的統一。

我們將交易者對於市場總體格局與長期走勢的看法稱之為宏觀判斷,而將其對於市場所處的局部位置與短期走勢的看法稱之為微觀判斷,兩者合稱大局觀。

從實戰需要來看,二者不可偏廢,否則都不能算是具備良好的大局觀。

一般而言,非保證金交易較多地依賴於正確的宏觀判斷,而保證金交易則更多地依賴於正確的微觀判斷。

長於微觀而短於宏觀的交易者,在保證金交易中能夠自保且能賺到比在非保證金交易中更多的錢,但一個共同特點是在這兩種市場中都難以賺到大錢;長於宏觀而短於微觀的交易者,在非保證金交易中能賺大錢,在保證金交易中卻會釀成鉅虧。

因為槓桿的特性和通常不願意止損的性格,他們會因等不到市場證明他們正確的那一天的到來而死在黎明前的黑暗裏。因此對於個人交易者來説,不懂微觀交易學就無法從事保證金交易。

既然交易者缺乏高正確率的宏觀判斷或無法堅守這一判斷他將無法賺大錢,那麼在某種程度上他就必須信任自己的宏觀判斷。正因為如此,宏觀判斷也很容易淪為頑固不化的先入之見。

如果頭寸正在遭遇麻煩,也許暫時把自己對於市場的總體判斷和長遠看法放到一邊是明智的。也許及時清空或降低倉位,使之不對個人生活造成干擾才是當務之急。

要知道所有的大趨勢都是從小趨勢開始的,要知道「千里之堤,潰於蟻穴」的道理!雖然承認錯誤令人不快,但有時候我們還是有必要反躬自問:

我是不是真的錯了?哪怕只是暫時錯了,我能否承擔繼續維持頭寸所造成的損失?

由此可見,大局觀內部存在矛盾,即市場之宏觀與微觀走勢之間的矛盾;大局觀與細節觀之間也存在矛盾,即「看法」與「事實」之間的矛盾。而止損就是認錯,及時止損就是以最小的代價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