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經驗觀點   /  對我影響最大的3個交易理念:非對稱性、呆若木雞、大道至簡

對我影響最大的3個交易理念:非對稱性、呆若木雞、大道至簡

問題:哪一種交易理念或是交易策略模型對您的影響最大?在交易之路上對您的交易啟發最大的是什麼?

在交易的不同階段,每個人對交易的理解都各不相同,所以很多時候,當我們回過頭來再去看自己過去的方法或者觀點的時候,自己也會把自己否定。學習提高的過程本身就是否定之否定的過程,所以這並沒有什麼不好。

無論是基本面分析還是技術分析,前前後後我基本上略有涉獵,交易理念、交易框架、交易技巧、交易心理等各種方面的書或多或少都接觸了一些,曾經都對自己產生過影響,在這其中,有三個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交易理念。

1、塔勒布的非對稱風險

在我最初交易時,我自己一直認為穩定的盈利即使暴利,所以我只要找到穩定盈利的方法,然後通過做短線,利用複利的威力來實現財富的爆發式增長。

於是,我開始研究各種技術分析,各種神奇、複雜、偏門的技術分析基本都接觸過了,發現時靈時不靈的,當然也可能是我技術分析水準太差了,始終無法利用技術分析實現我預期的結果。

後來我在思考,我們經常聽說複利的故事、止損的故事、穩定的故事,但現實中卻很少看到通過穩定的盈利實現暴利的人,可能有,但是沒見過。相反,大部分通過股市或者期貨市場賺到大錢的人,基本上都不是通過穩定的盈利或者複利來實現暴利的。

葉慶鈞、葛衛東、林廣袤、傅海棠等這些在期貨市場中賺到大錢的人,都有幾個相似的特點:第一,趕上了大行情;第二,善於運用杠杆;第三,不是靠穩定的盈利起家。相反,在他們賺到大錢之後,反而去追求穩定的小利,在此之前,他們做期貨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追求暴利

實現暴利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線性增長,另一種是非線性增長。前者希望通過高超的技術分析,無論趨勢行情還是震盪行情,都能穩定盈利,盈利出金,隨著時間的積累,不斷增長財富;後者主要通過大的趨勢行情來獲利,行情來了的時候,勇敢果決,善於運用杠杆,一次或者兩次大行情實現財富的飛躍。

所以,這給我第一個思考就是,為了獲得暴利,是通過線性的方式,無論趨勢震盪都去做,還是通過非線性的方式,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等到行情來的時候,一把抓個大的。理想中我們都希望用線性的方式來實現財富大爆發,而實際上我所瞭解的大多數通過非線性的獲利方式實現的。

上面是從盈利的線性與非線性角度給我的思考,另外,從微觀的交易角度來講,也給我一些啟發。過去我認為,自己通過不斷努力的學習、分析、研究,不斷提高勝率,從而實現正的期望值,但是我發現,無論我們多麼努力去分析研究,我們都是為了判斷勝率。

但是,我們所掌握的資訊是極其不完全的,而且即使我們的邏輯正確,但是在邏輯進行驗證的過程中,又會遭受很多外部臨時變數的影響,從而使我們的判斷與實際行情不符。然而,盈虧比確實實實在在的,所以,在交易的過程中,首先要找到盈虧比大的機會,然後再去判斷勝率。

這本質上是利用風險和收益的非對稱性,做高頻或者日內短線的對勝率要求很高,但是做波段對勝率要求沒那麼高,盈虧比相對更重要一些。所以,我個人更看重風險和收益的非對稱性,至於勝率的判斷,或者說邏輯,這些都是有漏的,勝率判斷的邏輯首先是必要條件,但是不是充分條件,這個太難說了。

當然,很多人可能不同意,覺得勝率比盈虧比重要,這個沒問題,你的你的勝率,我做我的盈虧比,這可能是對行情獲利的方式理解不同,追求勝率本質上偏向於以線性獲利的方式來實現財富增長,追求盈虧比本質上偏向於以非線性獲利的方式來實現財富增長

2、 莊子的呆若木雞

在做交易的過程中,無論是早期的做短線技術分析,還是做波段技術與基本面結合,總是會遇到一個問題,那就是手動干擾自己的交易,本來盈利好好的,怕利潤回吐,結果行情一個小的波動,就止盈了,結果後面的利潤是前面的好幾倍,甚至十多倍,後悔不已!

我相信,很多交易者都會遇到這個問題。因為最近一些關注我公眾號的交易者使用 TLS 法則去進行交易時,賺了不少,結果後悔自己手欠,因為看盤干擾了自己的交易,只賺了 1-2R,然而這筆交易如果不動,每隔 1R 去設置移動止損,可以獲得 10R 利潤。

莊子講過呆若木雞的故事,逍遙劉強在《期貨大作手風雲錄》中也說過這樣的一段話:

期貨中大多的行情都是不值得參與的,當你感覺到多空無所適從的時候,最好的策略就是:不做!呆若木雞,才是期貨的最高境界。

我一直也想修煉到呆若木雞的程度,可以開始總是做不到,主要是因為一直看盤,這可能是做短線做習慣了,所以一直盯盤看盤,後來就開始改掉看盤這個習慣。後來才發現,如果做波段或者中長期交易的話,看盤簡直是害處多於利處,看盤就是浪費生命

後來,倉位降低之後,改成波段,下完單不看盤了,慢慢感覺自己離市場遠了,有時候都忘記看盤了。下完單,也能夠該吃吃該睡睡,愛咋咋地,逐漸不愛看盤了。

果然,不看盤的效果比看盤的效果要好太多,如果盯盤的話,很多次會因為缺乏耐心,而手動干擾交易的,但實際上不看盤,增加了我持倉的耐心,大多數時候行情朝著預期的方向發展,只是過程曲折了一些,來得稍遲了一些

現在,我感覺自己看盤和不看盤沒什麼區別,都不會受到盤面的波動而去干擾自己的交易,可能是麻木了,也可能是我已經適應了行情的波動。心態上和以前盤面上一個波動就容易嚇跑完全不同了。

3、老子的大道至簡

過去,我以為瞭解的越多,學的越多,對交易越有説明,後來發現其實並不是,就像張三豐教張無忌太極拳一樣,有太多東西需要扔掉,留下簡單實用的就可以了。

過去我也畫過江恩角度線,我也數過浪,我也分析過走勢類型,畫中樞,但是這些方法都過於複雜了。重要的是,也是時靈時不靈的,我當時的思考就是,費了這麼多時間精力研究,結果也就那樣,可能天賦太差,可能這個東西被誇大了,被神化的技術分析裡面往往存在未來函數

老子在《道德經》裡提到過大道至簡的道理,同時也提到過:

上士聞道,僅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技術分析其實很簡單,但是沒人信,總是希望去搞那個複雜的,效果也不一定好的技術分析,最後我選擇價格行為交易,接受了 TLS 法則,就是簡單的趨勢、位置、方向

包括後來在思考基本面分析框架的時候,供應端那麼多指標,需求端那麼多指標,最後只選擇了庫存+基差+利潤,也是一個道理,就是追求大道至簡。

我知道,無論用什麼方法去分析,都是有漏的,技術分析本質上就是不斷地為過去的交易信號添加歷史樣本,長期來看,會服從勝率的歷史分佈;基本面分析也是如此,庫存+基差+利潤無法涵蓋所有的資訊,也有失效的時候,但是不影響它長期勝率的歷史分佈。

所以,沒有無漏的辦法,只有最適合自己的方法,我個人偏好極簡主義,所以無論是技術分析,還是基本面分析,力求簡單有效,少即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