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的呼喚

  /  傳奇投資人   /  查理·芒格:如何低成本地從錯誤中爬出來?

查理·芒格:如何低成本地從錯誤中爬出來?

本文為查理·芒格在Daily Journal公司年會上的演講

1、重大的機會、屬於我的機會,只要少數幾個,關鍵要讓自己做好準備,當少數幾個機會到來的時候,把它們抓住了;
2、在投資領域,即使很小的機會,也有人在跟蹤;
3、「走正道,路越走越寬。」此言不虛;
4、我們能成功,不是因為我們善於解決難題,而是因為我們善於遠離難題
5、知道自己的能力圈邊界非常非常重要。

一、常識:平常人沒有的常識

伯克希爾哈撒韋能取得巨大的成功,DailyJournal(《每日期刊》)能小有成就,沒什麼祕訣,就是追求基本的道德和健全的常識。

大家都知道,所謂常識,是平常人沒有的常識。我們在説某個人有常識的時候,我們其實是説,他具備平常人沒有的常識。人們都以為具備常識很簡單,其實很難。

我舉個例子。大量高智商的人進入了投資領域,都想方設法要比普通人做得更好。許多高智商的人蜂擁而至,在投資領域形成了別處罕見的景象,於是,怪事發生了。加州曾經有一家非常大的投資諮詢公司,為了超過其他同行,它想到了一個點子。

他們是這麼想的:我們手下有這麼多青年才俊,個個是沃頓、哈佛等名校畢業的高材生,他們都為了搞懂公司、為了搞懂市場趨勢、為了搞懂一切,不遺餘力地拼命工作,只要讓這些青年才俊每人都拿出他認為最好的一個投資機會,我們把所有最好的機會集中起來形成組合,必然能遙遙領先指數啊。

這家投資公司的人能覺得這樣的點子行得通,是因為他們接受的教育太次了。他們滿懷信心地付諸行動,結果毫無懸念地一敗塗地。他們又試了一次,一敗塗地。他們試了第三次,仍然失敗。

幾百年前,煉金術士幻想把鉛變成金子。煉金術士想得很美,他們覺得買來大量的鉛,施一下魔法,把鉛變成金子,就發大財了。剛才説的這家投資公司,沒比幾百年前的煉金術士高明到哪去,它不過是妄想把鉛變成金子的現代翻版,根本成不了。本來我可以把這個道理講給他們的,但是他們也沒問過我啊。

值得人深思的是,這家投資公司集中了全球各地的精英,甚至包括許多來自中國的高智商精英,中國人的平均智商比其他國家的人略高一些。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這點子看起來行得通,為什麼在實際中卻行不通?你不妨自己想一想,為什麼會這樣。

你們都接受過高等學府的教育,我敢説,在座的人之中,沒幾個真能把這事兒解釋清楚。我想借此給大家上一課。你們怎麼能不知道呢?投資領域可是美國的一個重要行業。在這麼重要的一個行業,出現瞭如此慘重的失敗,我們應該能給出一個解釋啊!

能回答出這個問題的人,肯定是在大學一年級的課堂上,全神貫注地聽講了的。令人遺憾的是,即使你把這個問題拿到一所高等學府的金融系,讓那的教授回答,他們也答不對。我把這個問題留給你們思考,因為我想讓你們感到困惑。

我接着説下一話題了。其實,這個問題,你們應該能答上來。從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看出來,即使是一些非常簡單的事,要保持理智也特別不容易。人們有太多太多錯誤的想法,都是不可能行得通的。人們錯誤的想法為什麼行不通,你們卻講不出來。

如果你們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應該能一眼看透。我理解的「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是知道什麼時候教授是錯的,而且知道什麼是對的。教授説什麼,就是什麼,這誰都做得到。關鍵在於,你要分辨,教授講的東西,哪些對,哪些錯,這才是接受了良好教育的人。

二、一生抓住少數幾個機會,夠了!

回到投資領域,至少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如果你主動選股,並且妄想無所不知,你仍然跑不贏指數。

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在DailyJournal,我們一直比平均水平做得好。問題來了,我們怎麼做到的呢?我們怎麼做到的呢?答案很簡單。我們追求做得更少。

我們從來沒天真地以為把一批青年才俊招進來,就能無所不知,無論是湯罐頭、航空航天,還是公用事業什麼的,都能比別人懂得更多。

我們從來沒這麼妄想過。我們從來沒以為自己能做到,不管在什麼領域,我們都能獲取到真正有用的信息。我們不把自己裝成無所不知。我們始終很清楚,只要我們特別用功,我們能準確找到少數幾個機會。這少數幾個機會足夠了。只求找到少數幾個機會,我們的預期更合乎情理。

假如你像我前面提到的那家投資諮詢機構一樣,你去問沃倫·巴菲特同樣的問題:「告訴我你今年最看好的投資機會。」然後,你買入沃倫找到的那個最好的投資機會,你肯定能賺翻了。沃倫不可能妄想無所不知,他告訴你的只會是一兩隻股票。投資諮詢機構雄心勃勃,沃倫更知道剋制自己。

我的太姥爺,也就是我媽媽的爺爺,對我幫助很大。我太姥爺是一位拓荒者。他來到愛荷華州的時候身無分文,但是年輕,身體好。他參加了與印第安人打的那場黑鷹戰爭,在戰爭中當了上尉。後來,他在愛荷華州定居下來,每次,在出現土地非常廉價的機會時,他就非常有頭腦地出手,大筆買入。

最後,他成了小鎮上最有錢的人,還擁有銀行。他受人尊敬,有個大家庭,過着非常幸福的生活。他剛在愛荷華州定居的時候,一英畝土地還不到一美元,他一直住在愛荷華州,親眼看到了富足的現代文明在這片肥沃的土地上興起。我太姥爺説,他趕上了好時候,一輩子活到90歲,老天能給他幾個大機會。

他這一生幸福長壽,主要是老天給他的那幾個機會來臨時,他抓住了。每年夏天,當孫子輩的孩子們圍繞在他膝下時,我太姥爺總是一遍一遍地講這個故事。我媽媽對錢不感興趣,但是她記住了我太姥爺講的故事,並且講給了我聽。我和我媽媽不一樣,我知道我太姥爺做得對。

所以説,我還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重大的機會、屬於我的機會,只要少數幾個,關鍵要讓自己做好準備,當少數幾個機會到來的時候,把它們抓住了。大型投資諮詢機構裏的那些人,他們可不是這麼想的。他們自以為,他們研究一百萬個東西,就能搞懂一百萬個東西。

玩好投資這個遊戲,關鍵在於少數幾次機會,你確實能看出來,一個機會比其他一般的機會都好,而且你很清楚,自己比別人知道的更多。像我説的這麼做,只要抓住少數幾個機會,足夠了。

沃倫經常説:「一個人,居住在一座欣欣向榮的小城裏,他有這座小城裏三家最好的公司的股份,這麼分散還不夠嗎?」只要這三家公司都是拔尖的,絕對夠分散了。廣為流傳的凱利公式可以告訴我們,在自己佔有勝算的時候,在每筆交易上應該押下多少籌碼。你的勝算越大、成功的概率越高,你下的注應該越大。

三、在有魚的地方釣魚!切記!

釣魚的第一條規則是,在有魚的地方釣魚。釣魚的第二條規則是,記住第一條規則。我們很多人去了鱈魚已經被釣光了的地方,還想釣上鱈魚來。在競爭極其激烈的環境中,你再怎麼努力都沒用。在投資領域,即使很小的機會,也有人在跟蹤。

有一次,我參加密歇根大學的投資委員會會議,會議上其中一位取得成功的投資者來自倫敦。這位投資者在倫敦是怎麼投資的呢?他看中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上市的公司很少,只能找到幾個在粉單市場上市的銀行股,於是他買入了這些銀行股,能買的量很少。

非洲的窮人逐漸改變把錢放在家裏的習慣,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把錢存入銀行,這位投資者也越來越賺錢。最後,他賺了很多錢。沒有別人投資非洲的小銀行,只有他自己。可惜,這個小小的利基很快被填上了。

作為基金經理,投資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小銀行,為客户賺了錢,下一個投資機會上哪兒找去?利基填平是很快的。一個在倫敦的基金經理都能去買非洲小銀行的股票,你説賺錢的利基還能剩下多少?太難了。

四、走正道,路越走越寬

在我們生活的現代世界中,有人專門拉別人下水,教別人頻繁交易股票。在我看來,這和教唆年輕人吸食海洛因沒什麼兩樣。蠢到家了。一個已經賺到錢的人,怎麼可能以教唆別人炒股發財為生?

電視也是個神奇的地方,在電視上我們經常看見,有人説「我手裏這本書可以教會你每年賺3倍,你只要付郵費就能得到這本書。」一個人,突然發現了每年賺3倍的祕訣,怎麼可能還在網上賣書?太可笑了。我説的這一幕是現代商業的寫照。人們每天都在做這樣的事,還自以為自己是對社會有益的公民。

我再講個小故事,也是關於現代生活的,希望你能從中得到啟發。這個故事發生在從前。有個人,他有一匹好馬。這是一匹駿馬,步履輕盈、毛髮光亮。這匹馬什麼都好,就一個毛病。有時候,它突然脾氣暴躁、性情頑劣,誰要是當時騎着它,非得被摔得斷胳膊斷腿不可。

這個人找到了獸醫,他問獸醫:「該怎麼治治這匹馬呢?」獸醫説:「很簡單,我有辦法。」這個人説:「快告訴我吧。」獸醫説:「你在你這匹馬錶現很好的時候,把它賣掉。」

總的來説,沃倫(指沃倫·巴菲特)和我,我們兩個人從來沒為了賺錢,忽悠傻子從我們手裏接貨。我們賺錢,靠的是在買的時候賺。如果我們賣的是狗屎,我們不會把狗屎説成包治關節炎。

我覺得,別去騙人,還是像我們這麼活着比較好。在現實中,騙子總是有。就説那些江湖騙子吧,他們蒙人的伎倆多着呢。總有騙子利用人性的弱點牟利。我們必須增加自己的智慧,才能遠離種種欺詐。

彼得·考夫曼(《窮查理寶典:芒格的智慧箴言錄》作者)和我説過很多次:「如果騙子知道做老實人能賺多少錢,他們肯定都不當騙子了。」沃倫也講過一句很經典的話,他説:「走正道,路越走越寬。」此言不虛。

五、慢一點,我們不在乎

有些道理很簡單,卻真的很受用。DailyJournal做的是難做的生意,為法院等政府部門服務的工作不好做。法院等政府部門需要自動化。別人想佔法院等政府部門的便宜,我們沒有。我們只是一家小公司,我們做得很辛苦,我們也逐漸佔領了很多市場。

速度雖然慢,但前景光明。有錢的好處在於,慢一點兒,我們不在乎。那我們是怎麼有錢的呢?我們記住了我太姥爺的話,機會只有少數幾個,當一個機會來臨時,我們撲過去把它抓住。想一想,你們的人生是不是這樣?

再講一個我的親身經歷。1970年代,我犯了個錯誤,一筆該做的投資,我沒做。沒犯這個錯的話,芒格家族的財富是現在的兩倍。我犯的那個錯太傻了。我錯過了那個機會,否則我的資產是現在的兩倍。生活就是這樣,錯過一兩個機會,難免的。

六、找對象得找比自己優秀的

我們身邊總有這樣的人,他們找到了比自己更優秀的伴侶。他們做出了明智的決定,也是幸運的決定。找到比自己優秀的伴侶,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許多人是年輕時無意間找到了比自己更優秀的伴侶。

其實,未必要碰運氣,可以有意識地去追求。很多人身上貼着醒目的標籤,上面寫着「危險,危險,切勿靠近」,還有人迎着往前衝。(現場大笑)不應該啊。你們笑歸笑,這絕對是後果很嚴重的錯誤。

七、老成這樣了,為啥還能開心?

我們這個董事會裏的人,大家一起做特立獨行的事,共度人生的坎坷,算是夠奇葩的了,畢竟我們年紀都這麼大了。蓋瑞·威爾科克斯(GaryWilcox)算我們這裏的年輕人了。我們是個很獨特的董事會。這個案例也值得各位思考。

你看我,歲數這麼大了,老成這樣了,還活得很開心。怎麼做到的呢?這是另一個話題了。

你們願意聽,我再講兩個小故事。下面這個故事是編出來的,但是很啟發人。

一位年輕人去拜訪莫扎特。他説:「莫扎特,我想寫交響樂。」莫扎特説:「你多大了?」年輕人説:「我23。」莫扎特説:「你太年輕了,寫不了交響樂。」年輕人説:「可是,莫扎特,你10歲的時候就開始寫交響樂了啊。」

莫扎特説:沒錯,可我那時候沒四處問別人該怎麼寫。」還有一個關於莫扎特的故事。莫扎特可以説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音樂天才。他的生活過得怎麼樣呢?莫扎特一肚子憤懣,鬱鬱寡歡,英年早逝。

莫扎特怎麼活成了這樣呢?他做了兩件事,誰做了這兩件事都足以陷入痛苦。莫扎特不知道量入為出,在金錢上揮霍無度,這是第一件。第二件,他內心充滿了嫉妒和抱怨。誰要是揮霍無度,還充滿嫉妒和抱怨,一定能活得又苦又慘,早早離開人間。想活的苦,想死的早,請學莫扎特。

那個年輕人請教莫扎特如何寫交響樂,你們從這個年輕人的故事中也能學到一個道理。這個道理是:有的東西,有的人學不會。有的人天生就比你強,你再怎麼努力,也總有人比你更強。我的心態是:「那又怎樣?」我們現場的這些人,有哪一個是非得站上世界之巔不可的嗎?沒那個必要。

帝王將相修了那麼多規模龐大的陵墓,我總覺得很可笑。難道他們是為了讓後世的人羨慕自己?讓後世的人在走過他們的陵墓時希望能住進去?(現場笑聲)

總之,我們一路走來,很享受其中的過程,最後也做得很好。你可以自己去研究一下,在DailyJournal公司,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歷史上,一共做了多少個重大決定。重大的決定,平均算下來,每年沒幾個。

這個遊戲的玩法是:始終留在這個遊戲裏,盯住了,在稀有的機會出現時,別讓它溜走,要知道每個普通人能分到的機會並不多。

八、如何低成本地從錯誤中爬出來?

賺錢的祕訣是節約支出、生活簡樸。沃倫和我,我們年輕沒錢的時候,我們都是省着花錢,把錢攢下來投資。堅持一輩子,最後很富足。這道理誰都能懂。

生活中需要解決的另外一個問題是:怎麼才能不付出過高的代價,從錯誤中爬出來?從錯誤中爬出來,我們做到了。伯克希爾哈撒韋,它最開始的生意是什麼?窮途末路的百貨商店、窮途末路的新英格蘭紡織公司、窮途末路的印花票公司。

伯克希爾哈撒韋是從這些爛生意裏爬出來的。好在我們買得非常便宜,雖然一手爛牌,我們還是打得很好。最後伯克希爾能取得成功,是因為我們換了一條路,改成了買好生意。我們能成功,不是因為我們善於解決難題,而是因為我們善於遠離難題。我們只是找簡單的事做。

DailyJournal公司,我們剛買的時候,它的生意很好做。現在DailyJournal做的軟件生意,很難做。公司的老同事都還健在,在種種機緣巧合下,新的軟件生意做得還可以。這生意有潛力,我們也願意做下去。報紙已經走向衰落,有幾家報紙能像DailyJournal一樣,賬上躺着數億美元的股票,還經營着有前途的新生意?我們是最後的莫西幹人。

九、提問環節

問:您有一句金句,我特別喜歡。您説過,您在招聘的時候,一個人智商130,但認為自己的智商120,另一個人智商150,但認為自己的智商170,您會選擇前者,因為後者能把你搞死。

芒格:這説的不是埃隆·馬斯克嗎?我當然要選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人,不選那些自不量力的人。我自己會這樣選,但我也學到了生活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道理。這個道理是和霍華德·阿曼森學的。他講過這樣一句話:「千萬別低估高估自己的人。」

高估自己的自大狂偶爾竟然能成大事,這是現代生活中讓人很不爽的一部分。我已經學會適應了。自大狂偶爾能成為大贏家,但我不願一羣自大狂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選擇謹慎的人。

問:您説,好機會雖然好,如果做過了,卻要吃大苦頭。如何不完全錯過,又不做過頭?如何才能避免進場太晚?如何判斷好機會已經過頭了?

芒格:把問題徹底想明白,問題就解決了一半。你已經説了,這是個矛盾:好機會,剛開始進場的時候,潛力十足;好機會,做過了頭,危機四伏。你腦子裏清醒地繃着這根弦,什麼機會,是什麼類型的,自己去分。這個問題,你已經解決一半了,你不需要我幫你。你自己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既要看到潛力,又要看到危機。

問:在伯克希爾的致股東信中,您也寫了伯克希爾的過去和未來,您講到了伯克希爾之所以能取得成功的幾個原則。我的問題是,伯克希爾作為一家控股公司遵守了一些原則,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和優異的記錄,為什麼其他公司不和伯克希爾學?

芒格: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學不來。例如,像寶潔這樣的大公司,它的固有文化、它的官僚作風,早已根深蒂固,你説怎麼能把寶潔變得像伯克希爾哈撒韋一樣?這個問題可以直接分到「太難」一類。太難了,已經不可救藥了。

人們還是沒意識到官僚主義的危害有多大。伯克希爾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原因之一在於總部根本沒幾個人。伯克希爾沒官僚主義的毛病。伯克希爾有幾位內部審計員,總部有時候派他們出去巡查。總的來説,我們沒官僚主義的毛病。

沒有官僚主義,上層的管理者又頭腦清晰,這是我們的巨大優勢。

問:我的問題是關於長期利率和複利的。過去幾年,利率一直很低,很難找到實現長期複利的策略。除了投資伯克希爾、價值投資、指數投資,請問能以高複利長期投資的機會在哪裏?

芒格:你問我如何實現理想化的高複利,我的建議是,降低你的預期。我覺得,在一段時間裏,應該很難。讓預期符合實際,對你有好處,你不至於抓狂。我們經常聽到有人説,從幾百年以來最嚴重的那場大蕭條到現在,不計算通貨膨脹,投資股票指數的年收益率是10%。扣除通貨膨脹,大概是7%左右。

在這麼長的時間裏,7%和10%能拉開巨大的差距。我們就算實際收益率是每年7%。取得這個收益率的時機非常完美,恰好是在大蕭條之後開始並且經歷了人類歷史上最繁榮的時期。從現在開始投資,實際收益率完全可能只有3%或2%。未來人們投資的年收益率是5%,通貨膨脹是3%,這樣的情況完全可能出現。

真出現了這種情況,正確的心態是告訴自己:「即使出現了這種情況,我也能活得很好。」我們這些老年人生活的那個年代,哪有你們將來的生活條件好,你們有什麼可鬱悶的?

除了正確的心態,如果將來投資更難了,你應該採取什麼實際行動呢?答案很簡單,因為難度提高了,你應該更努力。可能你努力了一輩子,最後超過了5%,得到的是6%,你應該高興。

問:在分析一家公司時,您更看重投資收益率這樣的定量指標,還是品牌優勢、管理層素質這樣的定性因素?

芒格:我們關注定性因素,我們也關注其他因素。總的來説,在具體情況下,什麼因素重要,我們就關注什麼因素。什麼因素重要,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我們總是遵守常識——平常人沒有的常識。我剛才講了,把很多東西扔到「太難」的一堆裏,這是平常人沒有的常識之一。

問:我還處於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的人生階段。我想請教您,您是怎麼找到自己的能力圈的?

芒格:知道自己的能力圈邊界非常非常重要。連邊界在哪都不知道,怎麼能算是能力圈?沒那個能力,卻以為自己有,肯定要犯大錯。我覺得,你得始終對比自己能做到什麼、別人能做到什麼,你需要始終堅定地保持理性,特別是別自己騙自己。

從我一生的閲歷來看,理性地認識自己的能力這項特質主要是由基因決定的。我覺得像沃倫和我這樣的人是天生的。後天的教育很重要,但是,我認為,我們生下來就具備了投資成功所需的性格。我沒辦法讓你回到孃胎中重生。

問:今天的很多問題都是在問您長壽、幸福的祕訣是什麼。

芒格:這個很好回答,因為道理很簡單:不嫉妒,不抱怨,不過度消費;面對什麼困難,都保持樂觀的心態,交靠譜的人,做本分的事……都是些簡單的道理,也都是些老掉牙的道理。做到了,一生受益。